《惊天大逆转》逆转了中韩合拍片的死局
2016-07-18 15:28:03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中韩合拍电影几乎成了一个死结。早几年的《危险关系》《好雨时节》口碑不佳,去年的《我是证人》《第三种爱情》风评不佳,而今年的《我的新野蛮女友》《梦想合伙人》,已经直接被斥为“烂片”,辩无可辩。

《惊天大逆转》逆转了中韩合拍片的死局

但上周五上映的《惊天大逆转》却为“中韩合拍”模式写下特例,挽回声誉。这部由海润主导,与韩方合作的电影本来也不被看好,有些狭隘的经验主义者说,“这片名就一副烂片相”。正所谓,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。正所谓,否极泰来,绝处逢生。《惊天大逆转》不但没有掉进烂片的汪洋,而且为中韩合拍片赢来了口碑的拐点。

 

海润影业总是和杜琪峰的名字连在一起。《毒战》《华丽上班族》就不必说了,就在前不久的2016-2017新片单发布会上,杜琪峰还带着《黄帝与蚩尤》的魔幻大片项目为海润站台。其实,海润在不声不响中也培养了一批年轻导演,像《喊.山》导演杨子,《惊天大逆转》导演李骏。

 

李骏是电视剧导演出身,最有名的作品是《落地,请开手机》和《北上广不相信眼泪》。前者是一部悬疑剧,后者是一部“情爱”剧。“北上广”本来说的是外来年轻人在京打拼的职场故事,却因为劲爆的亲热镜头而引起广泛的争议。他有着悬疑片的底子,导演《惊天大逆转》算重操旧业。有着挑战电视剧表达尺度的冲动,他要到环境相对宽松的电影界来玩。这么看,李骏的这次出击早有铺垫。

 

电影和电视剧的最大区别就是,电视剧平铺直叙,电影尺水兴波。真要是揭开底牌,往往并不震撼,也就是基于人性贪嗔痴而生的一些虚妄。而且,在绝大多数影片里,坏人还总是功败垂成,伏法当场。《惊天大逆转》的剧情一言以蔽之,心理病人与医生和警察斗智斗勇。但我们知道,表面上是正邪相搏,实际上是主创和观众斗智斗勇。

 

商业片是不需要对人类认知的陌生地带勇猛冲击的,它只需要带给观众意料之外的感觉,进而催生审美快感就足够了。《惊天大逆转》设的局比较复杂,它无法一望而知,也还头头是道。

 

同期上映的另一部带有悬疑色彩的民国多宝片,五彩缤纷,眼花缭乱,但坏就坏在元素庞杂、拼贴过多,时不时迷失主线故事。《惊天大逆转》始终紧扣一起球场恐怖事件,正义一方时而主动,时而被动,剧情时而柳暗花明,时而迷雾围城。悬疑是画个问号就能生成的,高明者以逻辑和精致道具构筑悬疑,低劣者靠喋喋不休和打补丁假装悬疑,《惊天大逆转》在这方面做得很像样,至少是超越了国产警匪片的平均水平。

 

但这并不是说只有单一的情节线,并不注意塑造人物。警察(李政宰)的情感危机,在和病人(钟汉良)的对峙中顺带引出。医生(朗月婷)对警察的芳心暗许,也在生死之间渐渐明朗。钟汉良做了很多年的偶像,最近才找到了以反面人物突围的法门,《三人行》《惊天大逆转》里都是知识型悍匪,还真是斯文败类、黑化秀才的感觉。李政宰在《暗杀》里是韩奸,这次是家庭不幸福的警察,他的大长脸远非高大全之相,必得有点毛病才取信于人。朗月亭是钢琴师出身,没有受过表演的科班训练,近年在杜琪峰和海润电影里高强度磨炼,正在洗去花瓶感,练就塑造角色的本事。

 

悬疑电影如铺设石油管道。很可能,破土于乌克兰的某片冻土,而露头时已在热辣的亚平宁半岛。光看首尾相隔万里,但中间有复杂的起承转合来构筑合理性。《惊天大逆转》从一起人质绑架事件,串连到一场金融犯罪案件,可谓脑洞大开,针脚密织。海润以警匪剧起家,如今在影市中抬头靠的仍然是警匪题材。没办法,基因决定的。

 

最后说一个小小的结论。以前的中韩合拍电影为什么不灵?窃以为是因为用了韩国导演。不是说韩国导演不行,而是韩国导演给中国市场拍电影不行。韩国是无所顾忌的创作空间,我们是没有灵活的身段就没法混的创作环境。让在草原和戈壁上横冲直撞惯了的司机到闹市里开车,只能是一个事故连着又一个事故。这方面还得说是中国导演,从小就是在各种红外线和铁丝网之间穿梭,有十年以上从业经历就随心所欲不愈矩了。当然,不犯规只是必要条件,能不能有好作品出来还得看才华。

 

说了这么多就两个意思:《惊天大逆转》品质不错,排片不多,要看就赶紧去吧;而那些有志于中韩合拍事业的投资人,如果你的主打市场选在中国,记得用中国导演。

 

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