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圳节,2015电视剧难画休止符
2016-01-07 18:36:4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12月8日到10日,由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和深圳市影视产业联合会共同主办的2015中国(深圳)电视节目交易会举办。

1,IP遮天蔽日的后果

深圳节上有什么中心议题?我想“原创和IP”之争是绕不过去的存在。

11月中旬,一批原创编剧“雁渡寒潭,怀柔论剑”率先提出了“IP陷阱”的话题,给因IP发烧的行业兜头一瓢冷水。

巨人发烧不会因一瓢水降温。于是很快来了第二波冲击。在天津的派乐盟影视创意峰会上,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的一席话彻底引爆了这个议题,“指一条活路:IP为前端,编剧为后端”和“屌丝购票心理学”的火爆论述,招来了创作者的强力反击,因IP之争而有些对立的网文作者和原创编剧的裂痕得以弥合,站在了同一阵营。

原创编剧们的表达中掺杂了一些意气,但引发意气的是徐远翔轻率的言说。意气和轻率是一对CP。其实,原创和IP没必要掐,IP的源头是原创,原创成了事就能成为IP。但论争的是真命题:工业化生产流程是否要吞灭手工制造?文艺作品的灵性创作和文化产品的批量生产怎么结合?一场大论战由此生发,问题的讨论走向深入。

也许不会定于一尊,但交锋就是交融,争辩就是思辨。反方在驳斥正方的观点中消化了对方的观点,正方在对抗反方的过程中会有换位思考。谁也吃不掉对方,审视对方就比黑暗中冷战强。

编剧们发声以后遇到一个苦恼:总有人以“奶酪思维”攻击他们是集体争利。这正如评论家们的困境,你的文章稍不合他们之意,就得承受“收了红包”的质疑。也难怪,过去三十年的实利教育已让国人思维物化,三句话不离奶酪,离开红包就会失声。

这种思维事实上已被利用。把IP之争降格为饲料之争,强行抱着你在庸俗化的泥塘里打滚,有些人一定是偷笑的。这些人包括囤了一堆真假IP,正准备忽悠开道、大发利市的玩家;六神无主、刚刚找到心理靠山而宣称“非IP不买”的买家;刷数据的、买收视的、营造虚假舆论的…他们的出发点和目的地都是奶酪,却偏偏说别人只惦记饲料。没天理了。

好,说回本体。IP作为百花园中的新生花草,当然有其存在的价值。但IP们绝大多数沉浸于YY和感官刺激,与现实世界和深刻心灵不发生交集,也是事实。IP的精品率太低,作为一支辅助力量尚可,让它们来扛大旗,打主力,那绝对是自废武功,自甘平庸,自断筋脉。看看下表中这些花里胡哨的剧名,你就知道其内容多么空洞、凌乱、轻飘、甜腻…我们的确不需要那么多杀鬼子的神剧和家庭内战的狗血剧,但我们更不需要这么多充满幼稚幻想和低级趣味的IP剧。

我们知道,题材的圈禁是终极因由,这么大的需求导引下,创作的风向才无规则乱刮,上一拨的大类型抗战剧和情感剧吃腻了、吃顶了,很多带劲的、美妙的、世界通行的领域仍然不能涉足,这才一窝蜂地奔向IP,希望以“膝盖交给90后”的姿态换取持续不断的商业利益。

商业上能说通的事,文艺上说不通。很简单,原创作品虽然近年疲弱,但他们出过伟大的作品了,IP们却一眼望过去全是浅思考、重刺激、满脸媚态,根本看不到出催生伟大作品的可能性。给孩子们天天吃快餐,隔绝对人生、社会、历史、文化的深刻关照,远离高层次、震撼性的审美体验,这真的好吗?

文艺的繁荣离不开资本的助力和加持,但文艺的方向不能由资本来把控,文艺的龙头只能由虔诚于艺术创造的人掌管。你想把膝盖交给90后,人还不见得要呢。就算通通收下了,一群跪着的人除了舔,还能做出其他的动作吗?

“商业的归商业,情怀的归情怀”,说起来简单,但过去10年,总是商业把情怀啃得骨头渣都不剩:本来是百花齐放的事儿,现在有单边主义的倾向;本来是互为补充的事儿,偏要包打天下。有时候,火车速度太快,无暇思考,也听不见呼喊,只有脱轨成为前车之鉴这一条路。这是最糟糕的结果。

德不配位,葬身无地。有多少泡沫,就会破灭多少幻影。IP热终究也会退烧,活久见。

2,不平凡的2015就要过去了

中国电视剧从业者的日历是这样构成的:每年一开春,一般是二月底、三月初,SMG举办上海电视剧制播年会,开年第一聚。虽然并非国字头活动,但的确是全行业的号召力,豁大的会场和宴会厅,准备期长达一个月的大报告,对行业大势的评判和预测引发刷屏效应。非得是这个会开过了,这个年才算过完了,好多事的沟通也由此开始。

接下来是每年4月的北京春推会,主办方是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,主会场在北京会议中心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在这个电视节目展示会上,当年有哪些重点电视剧在筹备或即将投产就知道了,下半年甚至来年上半年的好剧、大剧的抢购也燃起了战火。好剧总是被追捧,待价而沽不肯轻易点头。错过最佳销售时机的剧则重展妖娆,争取插空上档。

然后就是每年6月的上海电视节,主会场是上海展览中心。这是啸聚人马最多,配套活动最全的行业盛会:白玉兰奖常有争议,但还是官办电视评奖中最靠谱的一家;白玉兰论坛的议题设置和嘉宾规格也无愧高大上三字,轰动性观点和政策风向每出于此;当然还有节目展和洽谈会乃至设备展,展览中心周边的波特曼和新老锦江饭店是业内人士的聚集地。6月的上海,上半场电视节,下半场电影节,中国影视界的重心和中心汇集于此,啤酒和小龙虾进入倾销状态。

8月是北京的国际影视节目展,也有论坛和展会,简称北京节。规格是国家级的,主会场北展,周边的西苑饭店和日航酒店是看片花和谈生意的地方。这两年,电视剧行业进入盘整蓄势期,展会现场的报道中总免不了“冷清”的字样,上海电视节对这些说法并不在意,而北京节的操办者却有过反唇相讥之举,也算是衍生的花絮。说一千道一万,电视剧展会该有所改进了,面向大众则要寻找大众的兴趣点,面向业内则需要更加高精深,不上不下、单摆浮搁的展位不灵了。

10月份还在北京,是春推会他弟弟秋推会,仍然扎营北五环的北京会议中心,仍然是一楼摆海报,二楼放片花,熙熙攘攘,熟人遍地。秋意已现,买家的钱包已扁,等待11月招商会的救援。卖家的好货已出,一些不太俏的货苦苦寻觅机会。当年各台的大中型剧目全部码定,只剩了个把填缝的机会,第二年的好剧争夺进入前哨战的试探。不只是火力侦察,一旦看准就是白热化的争夺。

11月是四川电视节,不一定年年都有,但2015的场面还算热闹。有评奖活动:金熊猫奖,也有论坛和展会。虽然僻处西南,也是国际电视节一枚,一些公司和项目抓住最后的机会展示自己。能够争夺的菜码已经不多,在成都这样旖旎的消费型城市,聚会、喝酒往往成了主要任务。

其实还没完,这两天的深圳节才是最后的节会。深圳节的关注度和参与度不及前面提到的那些活动,岁末年初总有些无心恋战的感觉,但它也是国字头的,论坛、展会一个都不能少。很多人还是会南下淘宝。

深圳节之后,电视剧的日历也就翻完了,剩下的就是收尾、总结、概括、表彰、谋划,一系列岁末年终的规定动作。

电视剧从业者的一年就是由这些“节”点连接而成的,中间是日常工作状态。仅仅从生意的角度说,“线上展会私下沟通”足以完成一切,不需要到会场中获取核心信息,但为什么这些年年被“冷清”所困的节会始终不能取消?因为从业者需要聚会,感情需要联络,会展经济需要人气拉动。展馆里保安比参观者多是不大好看,但你不说上海的小龙虾、北京的烤鸭、四川的麻辣烫一到会展期间就销量狂增?文化创意产业离不开人与人的面对面碰撞,酒不是白喝的,能生发澎湃的生产力。

2015年行将过去,它是中国电视剧史上转折性的一年,多年以后仍然会屡被提及。至于其中发生的器质性不可逆改变,我们以前说过很多,过两天还会梳理回溯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