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甄嬛传》止于言情和宫斗,而芈月是一位美女政治家
2016-01-07 18:34:2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《芈月传》开播以来收视奇高,央视索福瑞50城数据头天两台都破1.5,第二天东方卫视破2,两台进入奔3的节奏。网络单日播放量迅速顶破3亿,高居同档期剧目的第一名。

1,作为样本的《芈月传》

关于高收视是有说法的,一是冬季来临,进入一年中看电视的旺季,二是雾霾遮天,不在家里蹲着也不行,蹲在家里就难免需要打开电视。这都是驳不倒的“科学”,不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部剧满足了主流电视剧观众的念想和需求:美貌而强势的女王,奢华的服装首饰,璀璨的明星阵容,强大的幕后班底,成功的姐妹篇在前,想学职场生存之道可以看宫斗的细密阴毒,想YY有小鲜肉、帅大叔、生番大王围着女主转...在一个女性观众占多数的市场里,它和《武媚娘传奇》一样,仅凭题材和卖相就决定了热播的前景。

不过,关注度高,期待值就高。期待值高,拿着放大镜、本着高标准的人就多,与高收视相伴生的是高吐槽。时尚达人和淘宝买家们率先指出:剧中艳丽的配色是不洋气的,金光灿烂的首饰是不值钱的;历史控和考据迷们继而指出:剧中人享受的美食是先于时代的,芈商同学成了楚威王之后就只能叫“熊商”了;宫斗剧和虐心剧的大拿们指出:宫中诸女互相下药的法子太老套了,从上到下各色人等的泪腺太发达了...

网络时代,芸芸众生,有的钻研穿衣打扮,有的钻研历史细节,有的钻研电视剧的技巧和梗,都是有追求、有建树的小伙伴,都是在帮着主创人员成长进步。人无癖好不可交嘛。刚好,我也是个有癖好的人。别人喜欢研究电视剧里的衣食住行,喜欢到文艺作品里正三观,我喜欢到电视剧里挖掘思想和见识,尤其喜欢到古装剧里找寻历史前进的动力和规律。

原先这个癖好总能得到满足,在历史剧四大件(《雍正王朝》《走向共和》《大明王朝1566》《大秦帝国》)煊赫扬威的时候,我简直就是如饮醇缪,如食膏肥。进入21世纪10年代以来,纵然满心期待依旧,市场上不提供可供大快朵颐的菜式了。古装剧依旧繁盛,15%的比例限制不住投资商的热情,黄金档盛不下就上非黄档,电视台放不了就投奔视频网站,可那不是古装偶像剧就是古装雷剧,跟我的年龄和趣味严重背离。闹剧荒,对我来说已成常态。

不过,今年下半年有两部古装剧还是让我得到了久违的满足感:一部是《琅琊榜》,一部是《芈月传》。严格说起来,它们都不是传统历史剧。《琅琊榜》依托于网络小说,是偶像剧权谋剧的混合型,难得的是还洋溢着浓郁的理想主义,权谋部分也有智慧含量。《芈月传》按类型来说仍是宫斗剧,后宫的急风险浪一直就没有消停过。然而史有其人的芈月不同于虚构人物甄嬛就在于,她不止有情感炽烈、恣肆张扬的人生,她还在秦国壮大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。

你们截你们的图,审视你们的衣料和菜品,我来研究芈月作为一个美女和政治家的个性和成就。

2,作为大美女的芈月

《芈月传》11月30日开播,电视台播了12集。我手上有一套碟,81集已看了大半,算是心中有数。因为片方和原创编剧之间的纠纷,未来的庭审很可能要进行初稿剧本和成品电视剧之间的比对,所以这套碟我还得严加看护,概不外借。

闲言少叙。话说芈月(孙俪)作为剧中的第二美女(有据可查的第一美女是一度令楚怀王神魂颠倒的魏美人,这位是众口一词、众美宾服的美,其他美女未分高下,并列第二),有着常人无法比拟的桃花运:喜欢她的三个男人都是男人中的极品,而且各自代表一个流行款式:黄歇(黄轩)代表青梅竹马、文采风流的小鲜肉型,秦惠文王(方中信)代表霸道总裁、魅力大叔型,义渠君(高云翔)代表肌肉猛男、狂野烈马型。

秦王的世界广大,不能把芈月作为生命的全部,但他也是识(巾帼)英雄重英雄,临死前的一席话拴牢了这个女中豪杰,保得大秦重回蒸蒸日上的轨道。而黄歇和义渠君是纯粹为芈月而活,黄歇负责柏拉图之爱,深情款款,花前月下,劳燕分飞。义渠君负责先为仇雠,后为知音,百日夫妻似海深。两个人都肯为“月儿”拼了性命,都是“月公主”生命中的黄金备胎和靠山柱石。这三个人砥砺和成就了秦宣太后。

在秦王面前,芈月开始是小女生,后来为贤内助,她看秦王的眼神中总有几分敬仰。在黄歇面前,她是少年玩伴和知心爱侣,被命运播弄之后,再也无法突破身份羁绊,始终以礼相待。在义渠君面前,她是炽烈的情人和无奈的太后,她敢于曝露隐私于阳光之下,让众臣无话可说,但无法弥合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之间的族群天堑,终于酿成惨祸。

芈月和黄歇那是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的古典爱情,离愁别恨多于甜蜜。芈月和秦王是先结婚后恋爱,古代的夫妻多数都是这样,先有恩后有爱,恩爱到老。当然,他们是中道别离,天人永隔。芈月和义渠君是先冤家后深爱,是打不散、拆不开、高浓度、强烈度的真爱,最有当代性。

在芈月和义渠君“不明不白”地共居后宫时,众臣下和秦昭襄王都发出了疑问,芈月说了一番很是“超前于时代”的话:男欢女爱,人之大欲存焉,他鳏我寡,有何不可?一方面战国时期,中华民族尚处青年时代,男女之情由心而发,并没有太多的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教条;另一方面,伦理大防只是给普通人设计的,对于自然之子和枭雄来说根本不起作用,芈月这样的女魔头哪里会受它的约束?

芈月把这事想得清楚:和义渠君不仅有恩,而且有情。如果这事藏着掖着,那就是见不得人的把柄,随时可能被人利用,而只要主动把它拿到阳光下来,反倒谁也说不出什么。这番见识折服了众人,也解开了儿子的心结。

芈月的一生,有这样三个男子倾心相爱,自是天下女子梦寐以求的际遇。虽然当事人很不幸,三段感情都没有举案齐眉、白头偕老的机会,但作为文艺作品中人,她足以令观众艳羡、同情、不能自已。

3,作为政治家的秦宣太后

81集的篇幅,差不多有60集是宫斗。有时在宫里斗,《甄嬛传》的那些黑手和阴招都用上了。有时在宫外斗,女人算计女人,女人折磨女人,看到心酸处总想大喝一声:女人何苦为难女人?

有20集是芈月作为政治家的戏码。就是这20集,让《芈月传》和《甄嬛传》区别开来了。甄嬛一生都是情感动物,先懵懂无知到错付心事到遇到真爱到疯狂复仇,她没有更为宏阔的格局。芈月不同,她一直都是社会关系的总和,从小就要护佑两个弟弟的周全,后来又要保住儿子嬴稷的平安,最后干脆把整个大秦扛在了肩上。在人生的几次关键时刻,她都选择国家利益,放弃了儿女私情,她先是辜负了黄歇,又“背叛”了义渠君,她一直都是芈八子和秦宣太后。

她随时都准备对自己的爱人说,对不起,我是政治家。

何以见得她是政治家?首先,她在诸公子叛乱中叱咤朝堂、底气十足的原因就是她笃信商君新法,并一力推行。诸公子要恢复旧制,贵族世家得利,而芈月奉行新法,有军功的将士得利。芈月的一番动员演讲,好比“打土豪,分田地”的响亮口号,又好比“闯王来了不纳粮”的实惠待遇,登时获得了一支平叛的虎狼之师。

鼓舞士气以胡萝卜,治理天下以律法。诸公子兵败被擒,众臣工一律主恕,只有芈月一人主杀。一人对抗整个朝堂,尤其是德高望重的樗里疾,芈月似乎陷入了被动。可她雪中苦守一夜,晓以大义,终于说得樗里疾回心转意,商君的法治秦国得以延续。没的说,这里就是一个大写的“牛”字。

在兴兵伐楚之际,芈月和黄歇来了一场“主义之争”。黄歇是屈原的弟子,周礼和王道的信徒,芈月是商君的隔代弟子,严刑峻法的行动者。黄歇认为商君之道是“违礼义,弃伦理,无信义,轻罪重罚,贵尚欺诈,以恶治恶”,而芈月认为商君之道能富民强国,是民心所向,立见功效。两人话不投机,伤了感情,一拍两散。

孙皓晖写了500万言的《大秦帝国》,最崇拜卫鞅和他的《商君书》,秦国崛起的核心价值观正是商君的法治理念。黄歇的周礼和王道,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治国驭民之道,从来不曾真正地落地过,在大争之世更是痴人说梦。商君的法治与今时建筑在西方法律体系之上的“法治”自然并非同义词,但内在精神和核心诉求是一致的。因而,芈月和黄歇之争的结论不言自明。

在本剧的结尾,黄歇还特意写来书信承认自己是这次辩论的失败者。郑晓龙还真是有始有终。

作为政治家,芈月以《商君书》为理论指导,以聪明智慧为坐朝的资本,以灵活的政治手腕和大气阳光的气度折服对手,终于修炼成了中国古代第一位卓有成就的女政治家。没错,“太后”这个词是自她而始的,“朕”这个自称也是她发明的。

《甄嬛传》用了类似于《红楼梦》的清初白话,《芈月传》是文白相间,文的部分一样用词古雅,不能因为“姐姐,你会放屁吗”就说人家粗鄙不文。当然白话是现代白话,不似“甄嬛体”那么画风统一。

总体而言,《芈月传》符合历史精神和戏剧精神。剧中的芈月和秦宣太后推动秦国壮大、为统一六国奠定基础的历史定位是吻合的,历史上黄歇比芈月小上几十岁根本不是问题,把他们写成情侣并未造成历史大关节的变异,属于“大事不虚,小事不拘”的艺术演绎。就戏论戏,宫斗部分有狗血和庸俗的成分,但也属于商业电视剧常见的加料和设计,观众就是爱看“撕”的戏,创作者不过是满足这种喜好而已。而到了芈月临朝的阶段,戏剧冲突就大气多了,而且不失尖锐。细节上的硬伤肯定是有的,但和马脚遍地的雷剧相比,有着质的区别。

从我“历史正剧控”的视角来看,这部剧的皮儿有些厚,要到很多集以后才见甜美的沙瓤,而其他时候就是宫斗、宫斗、宫斗...但毕竟还是尝到了甘甜的滋味。如果说前几年古装剧普遍有着“去正剧化”的倾向,今年以来则有一个“商业剧回流正剧”的趋势,《琅琊榜》《芈月传》都不同程度在满足当下观众的娱乐诉求的基础上,偷偷地加入了“家国天下”的思考和有据可查的历史背景,呈现出区别于一般偶像剧和宫斗剧的端严样貌来。多一些思索,便多几分力量。多一些功课,便添几分厚重。诚不欺我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