徐浩峰谈着规矩反规矩
2016-01-07 18:39:26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《师父》和《一代宗师》都是徐浩峰编剧,但确实大异其趣。终究,电影是导演的艺术。

王家卫的作品如潋滟的水波,如悠扬的乐曲,如拂柳的春风,如点燃的沉香。它没有执念,没有侵略性,有的是意在言外的脉脉情思。打,其实是舞。

徐浩峰的作品是直男的世界,打就剑尖抵喉,招招脆响,聊就抑扬顿挫,句句见心。景片就是景片,粗粝中带些虚假。规矩就是规矩,武行和脚行都行止有度。构图就是横平竖直,简明扼要地传递价值观。

两部电影的台词有些接近:金句多,概括力强,醒耳提神,多有回响。但在王家卫电影里是轻柔的呢喃,到了徐浩峰作品里就是煞有介事的宣讲。是不如墨镜王弄得诗情画意,可我就喜欢这种雄性的直来直去。

从《镖门》到《师父》,两个字一脉相承:规矩。所有的文戏都是围绕此二字组织的,一下子就有别于那些打斗为纲,文戏多用俗桥的功夫片。这是徐浩峰的执念和才华所在,他创造了想象中民国武林的世界观和细枝末节。这带来一种陌生化的语境和吸引:男人有了规矩,有贵气。女人有了规矩,有魅力。

然而,徐浩峰不是在赞美规矩。天津武馆繁盛,却“不教真的”,武术仍然秘传,武馆不过是生意。什么徒弟踢八个馆被逐出天津,师父留下扬名立万,这又何其虚伪。虚伪的仪式也进行不下去,郑山傲使诈,他的徒弟也使诈,北方人和南方人都使诈,“逃了就是死了”更是自欺欺人…唯一一个不使诈的耿良辰白白送命,这是对“规矩”的深刻怀疑,也是对当代的礼崩乐坏的强烈发言。喜欢看时评的人,应该会喜欢这部拐着弯针砭时弊的电影。

打倒不如想象那么精彩。咚咚、啪啪的声音让我想起老版《射雕英雄传》的拟音,以及70年代港片长镜头连环打斗的场景。看多了就缺少变化。最后,短刃战胜一切,或有基于武术的门道,但对于我这个还算看过不少武侠功夫片的观众来说,还是冗长、单调了。那几把铡刀的运用其实就没脱了“拙”字。

跟小说比,电影好得多。徐浩峰小说故意追随魏晋风度和搜神志怪,经常枯瘦留白,语焉不详。电影则详细得有些过了,语重心长,掰开揉碎,更压迫,更完整,更血性,更风情。

徐浩峰创造了一个令人神往的武术之城,又毫不留情地质疑和解构了它。人到四十,世界上就没有纯白或纯黑之物了,一切都是50度灰,一切人等善恶交杂。反倒是武行之外的师娘,她没有承担着一个门派的全部未来,她只要见本心,见到以后奉上自己的真心。这是徐浩峰心中的一念慈光。

《倭寇的踪迹》《箭士柳白猿》《师父》,最后这部是徐浩峰目前的集大成之作,可以打85分。有气质的文戏,创新型武戏,二者在高位交汇了一下。不过,我有些为徐浩峰的下一部担心:规矩这点事横不能再说了吧,那说什么?打戏也尽展所学了,还怎么打?

金庸写到最后,已是“反武侠”大师。徐浩峰也正在暴露他的本来面目。王家卫比徐浩峰更相信规矩的力量,他是在唱挽歌。而徐浩峰,我看他早晚扯出“反规矩”的大旗,来一篇酣畅淋漓的反面文章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